【财说】蒙牛乳业半年净赚20亿创新高,但这些隐忧引发股价大跌

2019-10-10 13:38 分类:行业新闻 来源:

记者 | 张艺

编辑 |

1

中报披露前,88必发娱乐官网蒙牛乳业(02319.HK)股价盘中创历史新高。但中报披露第二日,蒙牛乳业却领跌港股蓝筹股,盘中一度深跌近9%,全日下跌5.83%收于31.50港元,这也是近一年内最大单日跌幅。

蒙牛乳业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8.57亿元,同比增长15.6%;实现净利润20.77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33.0%。

这份创新高的中报业绩却让刚满20岁的蒙牛乳业略显尴尬。靓丽的业绩背后,蒙牛乳业面临的问题并不少。

一来,靠广告拉动的营收后,蒙牛乳业的毛利率增长低于预期;二来,近期公司清仓盈利成长期标的君乐宝股权,营收利润缺口谁来补;三来,半年经历三任董事会主席,动荡的管理层带来不确定性。

2017年蒙牛曾提出“双千亿”目标,即到2020年公司销售和市值双双突破千亿元。如今市值目标已达成,但营收目标的鸿沟仍难逾越。

在8月29日的业绩发布会上,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已巧妙更换口风,由“做大规模”更换为“做强业务”。

隐忧一:特仑苏卖得好,但毛利率增长低于预期

蒙牛乳业的这次大跌与业绩显然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虽然这是蒙牛乳业首次用半年时间盈利突破20亿元大关。然而,隐忧却是,净利润增速虽高于营收增速,但增速却在放缓。这一增速低于2018年同期的38.5%和2018年全年的48.6%,同样低于市场预期。

从产品类别来看,液态奶依然是公司的营收主力,但其占比正在下降。上半年液态奶营业收入331.09亿元,同比增长14.4%,营收占比由2018年的86.10%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83.07%,降幅超过了3个百分点。

奶粉业务、冰淇淋业务营收占比均较去年全年有所上升。同比去年上半年来看,奶粉业务成为亮点,营收42.38亿元,同比增长43.8%,而冰淇淋收入同比下跌2.4%。

蒙牛液态奶包括常温事业部和低温事业部,常温事业部的明星产品包括特仑苏、纯甄、真果粒等;低温事业部包括冠益乳、优益C两大明星品牌。

在业绩会上,蒙牛披露了上半年各品牌的增长情况,特仑苏增速超过20%,纯甄增速超过24%,纯牛奶品类增速超过19%,均超过了整体营收增速。

毛利率下滑也是市场担忧的业绩主因所在。2019年上半年,蒙牛乳业毛利率同比下跌0.1个百分点至39.1%,低于市场预期。

摩根士丹利此前有报告预期上半年毛利率在39.7%,因此,实际毛利率低于该行预计0.6个百分点。

蒙牛乳业向来在市场上有以广告换营收的说法。细数上半年,蒙牛旗下产品的广告可真不少。

1月,蒙牛与达沃斯年会建立战略伙伴关系;4月,蒙牛成为2020年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官方合作伙伴。

常温事业部,特仑苏先后冠名赞助湖南卫视美声类音乐节目《声入人心》和综艺节目《向往的生活3》,真果粒冠名爱奇艺综艺节目《青春有你》,纯甄小蛮腰冠名腾讯视频节目《创造营2019》。

低温业务方面,优益C通过品牌广告及与浙江卫视综艺节目《王牌对王牌4》合作,开展代言人粉丝营销。

奶粉业务方面,雅士利增加CCTV广告投入,投放频道包括CCTV-1、CCTV-13、CCTV-8、CCTV-14等新闻、电视剧和少儿频道。

冰淇淋业务聚焦明星品牌随变,投放顶级体育赛事和开展大型促销活动。2019年下半年,随变品牌独家冠名的综艺节目《各位游客请注意》在浙江卫视播出。

卢敏放对上半年的营销投放比较满意。在业绩发布会上,他表示,《声入人心》、《向往的生活》这些大的IP给特仑苏带来很强劲的品牌升级机会。《中餐厅》、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创造营》、《青春有你》,现在看起来营销的效果是很不错的,而且效率在提升,“也就是说花同样的钱看到了更多业务的增长”。

渠道方面,蒙牛智网系统到今年6月底已经覆盖了67%。“镇村通”项目也成为渠道下沉的重点。卢敏放称,这个项目的覆盖4000多个乡镇,新增了将20万余个门店,这些销售网点完全是智能化的。

中报可见,上半年蒙牛乳业继续加强品牌宣传推广,在2018年的高基数之上,今年广告及宣传费用仍有两位数的增长。

2019年上半年,公司广告及宣传费用48.80亿元,去年同期为44.18亿元,增幅10.5%。同时,期内整体经营费用由去年同期的118.44亿元上升至今年的135.68亿元。

隐忧二:清仓君乐宝后,谁来补缺?

蒙牛乳业单日巨震也反应出了投资者对其信心不足,这或许也与蒙牛乳业的资本运作有关。

清仓君乐宝,此举颇受争议。2019年7月1日,蒙牛公告,公司出售所持的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(文内称君乐宝)全部51%股份,总价格为40.11亿元。

在蒙牛看来,以优化品牌组合,集中发展核心业务及核心品牌,专注于明星乳制品的发展。

然而,市场人士普遍认为,这笔买卖账面盈利,但细想略亏。

一来,因君乐宝在蒙牛乳业的地位已举足轻重。回顾君乐宝与蒙牛乳业的9年合作期,君乐宝由10亿元营收增至上百亿元营收,其对蒙牛乳业的影响力已与日俱增。2018年,君乐宝贡献了蒙牛乳业近20%的营收,实现净利润3.07亿元也占了约10%。

高盛报告也称,蒙牛乳业今年上半年业绩增长也受惠于“君乐宝”的贡献。

比重较高的业务仅以约40亿元的价格清仓,对蒙牛乳业来说,未免有所不值。

二来,出售君乐宝后,后者已有意独立上市,51%的股权价值更要重新估量。今年4月的《2019年河北省奶业振兴方案》,已明确提出支持君乐宝乳业集团主板上市,拓展融资渠道。

三来,君乐宝这一品牌将由蒙牛自己人转而成为竞争对手。作为蒙牛子公司,为避免同业竞争,其业务范围有限。在单飞后,君乐宝于8月10日便推出了低温鲜奶新品“悦鲜活”,直接叫板蒙牛的主营产品。

对优质资产的割肉行为实让人费解。7月出售完毕后,蒙牛的下半年业绩何去何从,此时谁来补缺?

2017年蒙牛曾提出“双千亿”目标,即到2020年公司销售和市值双双突破千亿元。如今市值目标已达成,距营收目标的鸿沟仍难逾越。

2018年蒙牛乳业营业收入691.68亿元,尚有超300亿元的差距。若剔除君乐宝的130亿元,蒙牛营业收入缺口再度扩大,千亿营收目标更是遥不可及。

蒙牛把希望寄托在上游奶源现代牧业(01117.HK)身上。

尽管收购上游奶源,对乳企来说是控制产业链的必然选择,但现代牧业亏损多年是不可回避的事实。

现代牧业在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亏损,三年合计亏损超过22亿元。好在2019年现代牧业终于扭亏为盈。

日前现代牧业中报显示,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25.7亿元,同比增长4.1%,实现净利润1.25亿元。

但这种扭亏与控股股东蒙牛的倾力支持密不可分。从采购、销售、成本控制、资源利用乃至企业管理等范畴蒙牛都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一,借助蒙牛“爱养牛”统一采购平台,现代牧业降低运营成本。

二,2019年初,现代牧业与蒙牛旗下雅士利签订合作协议,上半年现代牧业约78%的原奶销售供向蒙牛,原料奶平均售价也由2018年的3.73元/公斤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3.85元/公斤。

三,蒙牛对现代牧业“输血”未断,截至6月30日,现代牧业自蒙牛集团借款12亿元。

四,蒙牛与现代牧业建联营工厂后,借助蒙牛的市场策略和销售渠道,“现代牧业”自有品牌奶也重新推出市场,并于2019年初正式上线新品高钙纯牛奶,另一新品核桃奶也于7月已上市。

然而,比起君乐宝对蒙牛乳业营收和净利润的贡献,现代牧业这难得的扭亏为盈还是显得的有些寒酸。

更不用说现代牧业近几年的增长瓶颈一直未能有效突破。公司自2015年至2018年,连续5年时间营收规模均在50亿元左右,不及君乐宝的一半。有行业人士预测,君乐宝2019年营业收入在150亿元左右。

不过,2019年7月,新乳业(002946.SZ)战略入股现代牧业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,此后双方有望加强合作。在两大股东共同驰援下,现代牧业全年业绩也有保障。

在业绩发布会上,卢敏放也提到了奶源布局。“聚焦更好品质的奶源布局是蒙牛接下来要做的动作。包括跟我们合作的牧场,我们也输出大量的技术和管控,确保奶源的品质要上升到更高的水平”。

卢敏放认为,上游奶源的布局一定会给蒙牛带来非常长久的发展动力。

且不说现代牧业的盈力能否持续,从雅士利到现代牧业到中国圣牧,蒙牛在并购方面似乎一直流年不利。2013年蒙牛收购雅士利国际(01230.HK),后者在蒙牛手上规模不断缩水,还出现亏损。雅士利由2013年的盈利超过4亿元到2016年、2017年亏损,2018年和2019年恢复性增长,元气也不复当年,2019年上半年盈利3428.60万元。

一系列并购后,截至2019年6月30日,蒙牛乳业账面还趴着多达43.34亿的商誉。这也成为公司未来业绩的一大隐患。

隐忧三:半年两度换帅,“双千亿”目标是否延续?

蒙牛乳业半年两次换帅,管理层的动荡也让投资者有所不安。

2019年1月7日,马建平卸任董事会主席等职位,由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担任董事会主席等职位。但于旭波履新不到4个月,便于4月29日因工作调动去职,辞任蒙牛非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、蒙牛提名委员会主席及公司战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。

同时,中粮集团副总裁及中粮我买网董事长陈朗获委任公司非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、提名委员会主席及本公司战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。

核心团人的稳定可定军心,但半年三任董事长,如此频繁换帅,并不利于公司战略的持续与坚守。

“双千亿”目标的提出者卢敏放也一度传出去职消息,但未经证实,其在29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还担任着主要发言者身份。

不过,蒙牛乳业的“双千亿”目标能否如期实现,这个概率正日趋降低。在今年的业绩说明会上,卢敏放已巧妙地更换口风,蒙牛“不希望纯粹做大规模,而是要真正做强业务”,似乎意味着,已放弃把营收规模作为公司的首要目标了。